“爆发火”再引巨大伤亡 人类是否束手无策?

时间:2019-11-08 01:53来源:科研管理
“爆发火”再引巨大伤亡 人类是否束手无策? 相似灾情9年前曾致22人遇难 3%森林火情导致95%代价 3月30日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木里县境内发生森林火灾。3月31日,30名扑火队员在转场
“爆发火”再引巨大伤亡 人类是否束手无策?
相似灾情9年前曾致22人遇难 3%森林火情导致95%代价

3月30日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木里县境内发生森林火灾。3月31日,30名扑火队员在转场途中突遇山火爆燃,不幸牺牲。

4月2日下午,四川省凉山州政府举行新闻通气会,目前27名森林消防指战员和3名地方扑火人员身份已辨认完毕,后续救援和家属抚恤工作正在进行。

连日以来,全国多地火情多发、森林火险气象等级较高。为何此次四川木里救火行动会发生多人伤亡?如何减轻极端火情带来的危害?

《中国科学报》就一系列问题专访了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火灾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研究员刘乃安。

刘乃安表示,此次救火行动中,救援人员遇到的爆发火(eruptive fire)是森林极端火现象的一种,可在几十秒内迅速蔓延。而爆发火一旦发生,人员很难逃离。

“爆发火最危险的就是瞬间突发性”,结合先前研究,刘乃安团队的研究发现,爆发火在两种地形条件下发生较为频繁,即峡谷地形和高坡度地形。

“峡谷两侧均有坡面,底下是谷底,而特别靠近底部的地方,常常是爆发火发生点。”刘乃安表示,在峡谷地形下,火势蔓延形成的复杂火线会加剧火前锋的对流传热,从而大幅提升火蔓延速度。另一种可能是,谷底因植被热解反应产生大量的未燃气体和空气混合,一旦遇到明火火源,会诱发火焰传播速度极快的爆燃燃烧。

而爆发火突变结束后,火情与常规地表火没有太大差异,可通过防火隔离带、人力、飞机等灭火手段扑救。

刘乃安表示,森林极端火现象有很多种,往往以高燃烧强度和极快蔓延速度为特征,且具突发性。目前对爆发火等森林极端火现象的研究还处在非常初步的阶段,极具挑战性,因此还未形成完备科学认识,无法对森林极端火行为的发生准确给出定量预判条件。

刘乃安回忆,与此次灾害发生条件类似的,还有2010年发生在四川道孚县草原火灾。当时在明火已被扑灭的情况下,余火突然爆发,22名救火人员短时间内无法逃离并因此遇难。

爆发火有多罕见?“森林火灾中,95%以上的火情都属于常规、缓慢推进的地表火。高强度爆发火非常少见,很多人都认为这样突发的高强度火灾不会发生。所以即便是专业消防人员,也不一定对爆发火的突然爆燃有充分认识。”刘乃安指出。

如何避免类似悲剧再度发生?加大对极端火现象的研究投入是关键。但出现次数少、关注度不够等原因,也让相关研究的开展遇到重重阻碍。

“爆发火等森林极端火现象属于前沿研究的难点,不像稳定蔓延的常规地表火,就有很多研究手段。虽然爆发火发生概率低,但一旦发生就危害巨大。”刘乃安表示。

研究者曾统计过1996年-2016年对极端火现象的研究,其中对爆发火的研究仅占全部研究的2%。发生频度低导致缺少相应科技投入,“极端火现象的研究在火灾安全领域属于冷门研究,相关研究团队也尤为缺乏”,刘乃安告诉《中国科学报》。

“爆发火只是森林极端火现象的一种,除此之外还有火旋风、狂燃火、树冠火等”,刘乃安表示,一旦发生极端灾害,其产生的恶劣影响人力无法有效应对。

以森林火灾为例,刘乃安告诉《中国科学报》,97%的火灾往往在发展早期就能有效控制住,而剩余的3%由于极端火行为而形成的特大火灾,其导致的火灾代价占总体火灾代价的95%。

“我们无法阻止海啸等极端灾害的破坏,但我们可以通过科学研究,了解这些极端灾害的发生条件并进行预警,从而减轻危害性后果。”刘乃安指出,面对极端情况,人类并非束手无策,而除了应对和恢复,灾害的预警环节对减轻危害也至关重要。

“这需要科技界加大投入以获取知识、工程界基于知识发展工程化预警手段、全社会共同努力进行广泛的科学普及,使民众形成针对极端灾害的防范意识。”刘乃安表示。

编辑:科研管理 本文来源:“爆发火”再引巨大伤亡 人类是否束手无策?

关键词: